草莓软糖白鹭鹭🍓

每天都在疯狂摸鱼,因为写的太差已被枪杀

Saru,对不起『依然BE,MISAKI第一视角』

依然是很早以前写的,和Misaki那篇是一起的,不过这篇是Misaki视角,伏八注意,BE,八妹死亡请注意,雷点请绕行,ooc
喜欢的小可爱给个赞和评论呗谢谢了

  Saru对于我究竟是什么意义呢,我也想不清楚,朋友么,应该吧,毕竟在上中学被大家排斥时,只有他在我身边。

  我从未见过saru生气,无论我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他只会对着我温柔的笑。
 
  混蛋saru最爱干的事就是取笑我的身高,不就长得矮小了些么!混蛋混蛋!><

  suoh mikoto,在我和saru逃课的那天,我们遇到了这个男人,直觉告诉我,我应该追随这个男人。

  我拉着saru加入了吠舞罗,大家的热情是我从未感受过的,很温暖……我逐渐沉溺在其中。

  是什么时候松开了那双说好不会放开的手呢……为什么啊saru,为什么当我记起你时,你已经退出了吠舞罗,加入了scepter 4呢…

  saru用赤族的火焰毁掉了吠舞罗的印记,出乎意料的,我只感到难过,并不是因为他破坏了我所珍视的印记,而是,他伤害了自己。那道伤痕,大概不会消失了吧。

  在遇到已是totsuka san死后了,我和镰本一起去学院岛想找那个叫做isana yashiro的男人,意外的碰见了他。

  他是吠舞罗的叛徒…我不能放过他!我的心里这么叫嚣着,同时身体也行动起来,可是…我明明不想和他打起来啊!

  …

  mikoto san也死了,死在青组室长的刀下,被我们暗地里叫做王妃的男人亲手杀死了我们的王…真是讽刺。

  那个没有月亮的夜,saru还是出手将我迷晕,我怎么会不知道是他,明明在他身边已经那么多年了…

  我再次醒来saru正趴在我身上喘着粗气,他的东西依然在我体内,我哭了,那是我第二次哭。

  我对他大叫大嚷着,saru大概是生气了,他拿着青组特有的刀,对着我说:fushimi,紧急拔刀。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他生气,当刀贯穿我的左胸时,我感到很幸运,saru,你什么的第一次都属于我呢,真好……

  你只要抱着我,就好。

  我是yata misaki,唯一爱fushimi saruhiko的人。

  END【伪】

  -呐,saru,我们要一直做朋友啊!

  -可我想……

  -你想什么……

  -算了,没什么,那就一直做朋友吧。

  END【真】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