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鹭

有脑洞就写,没有硬想,赤也各种粉,日常想要评论

5cm的蓝染季梨(小短篇)

一个脑洞而已,毕竟感觉5cm的xx还挺多的,女主原创 ooc烂尾文笔差(*꒦⌓꒦)

  那是她还在十一番队时候的事情。
  前一天晚上还在和一角他们疯狂的喝酒,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发现了不对劲,平时不算特别大的席官室变得格外的大,隔壁打斗的声音像打雷一样响,季梨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压在自己身上的大被掀开,昨晚脱下的死霸装根本没法穿了,只能着一身白色中衣,这可怎么办啊……
  今天说好和老头一起吃饭的……这也没法吃了啊…不行!这样子怎么能让老头看到呢!他会用那个温和的表情唠叨死我的啊啊啊!!!季梨挠了挠头,这可是个大问题啊…
  要不……去找白哉?季梨忽然觉得这是个好方法!作为从小和自己一起到处瞎闹的小竹马以及马上要成亲的未婚夫,必须要帮自己分担点!!!
  “喂,季梨!你这家伙!!都睡到日上三竿了!!!”外面斑目一角的大嗓门响起,可不能让这群家伙看到!!!会笑话死我的!!!
  趁着一角开门的一瞬间,季梨用瞬步跑了出去,她的瞬步可是四枫院夜一教出来,自然是谁也发现不的。
  六番队离十一番队本来就远,再加上季梨现在只有5cm,平常用瞬步5分钟就能到的路程这次足足用了15分钟。
  六番队队长室的门是开着的,季梨没费什么力气便走了进去。
  白哉不在啊…诶,抽屉有零食?什么嘛,裙带菜味的小脆饼啊,这家伙到底有多喜欢裙带菜啊,小时候就是,一到他生日,她就会亲手为他做一道有着裙带菜的菜肴。
  怕他一会进来看见自己偷吃他的零食,季梨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把抽屉拉回到未开的样子,在里面放了个赤火炮照亮,她的鬼道不好,赤火炮不怎么亮,不过足够了。
  朽木白哉一回到自己的屋子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屋子里有咬东西的声音,难不成进了老鼠?声音还是从他的抽屉发出的。
  白哉没有犹豫一把拉开抽屉,他倒要看看什么东西敢到这里造反,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个小小的穿着白衣的满脸裙带菜小脆饼渣子的季梨回头也在看着他。
  他只用了两根手指就把季梨弄了出来,中衣松松垮垮的露出了大片肌肤,内心脸红面上却不显的让她自己弄好衣服,小心的把季梨放到了自己的桌上。
  “你……怎么了”难道是他的眼睛出了问题?前两天还好好的拉着他一品阁吃饭的季梨怎么只有5cm了?
  季梨鼓了鼓脸颊,她也想知道啊!“我也不知道,昨晚和一角他们喝完酒以后就这样了”
  白哉恶劣的用手指戳弄着季梨的脸颊,手感还挺好的。
  “你可别告诉我家老头啊,他会唠叨死的,对了你一会去跟他说一声今天去你家,本来说好今天回家跟他吃饭的!”
  蓝染队长唠叨…也是,小时候他跟着季梨去她家吃饭的时候听着蓝染队长和真姨说话是挺唠叨的,他也就答应下来。
  今天的文件有些多,处理起来费了些时间,季梨没怎么闹腾,只是躺在他的月白风花纱上闭上了眼睛。
  “呐白哉,给我说说你的妻子绯真吧,我想听听她的事情”感觉白哉处理完文件,好似睡着了的季梨突然说了话。
  白哉愣了愣,他从来没想过季梨能问出这样的问题,也想不出当时她知道自己有了个妻子时的心情。
  “绯真她……很温柔,和真姨的性格挺像的”不知道怎样说才能照顾到她的心情,95年前若不是她突然消失,那么50年前他们就应该成婚,他也不会遇到绯真了,那时她回来得知他已有了妻子也只是对他笑了笑说了句恭喜。
  “和我妈妈一样的话那可说不上是温柔啊,我妈打我屁股的时候可凶了!”她说不清为什么自己要问他他前妻的事情,不管怎么样,他们之间已经隔了一个绯真了,只能是调笑了白哉几句,为了验证真实性,还学了学蓝染真当时的表情,超凶的!
  白哉用指尖揉揉季梨的小脑袋没说话,嘴角稍稍上扬了几度,两人就这么待着一直到下班的时间。
  季梨趴在白哉的牵星箝随他回了朽木宅,当年她和白哉一起栽种的梨树长得枝叶繁茂,正开着洁白的梨花,白哉用手举着她帮助她摘到了一朵完整的花。
  “白哉,梨花可真好看”季梨举着梨花冲他笑着,她是蓝染惣右介和蓝染真的结合体,是静灵廷里最漂亮的姑娘,笑起来脸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酒窝,竟然觉得小小的她那么可爱。
  朽木露琪亚因为执行任务很晚到家,正赶上吃饭的点,想着那时学的礼仪,僵硬的坐在白哉的旁边,小口小口的吃着饭。
  “果然朽木家的饭最好吃了!!!”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
  只能用小碟吃饭的季梨绕过了挡在她面前的白哉的碗向露琪亚打着招呼“欢迎回来露琪亚酱!”
  好可爱!!!露琪亚的心中遭到1w点暴击!!!要不是看她的兄长大人在的话,她立刻马上就会把季梨弄过来然后用脸不断蹭她了。
  季梨爬上了她的肩头,用头蹭了蹭露琪亚的脖子…诶,屋子里怎么变这么冷了!!!
  “一会我们一起去泡温泉吧露琪亚酱!!!”季梨对露琪亚使用星星眼攻击,露琪亚败下阵来!蓝染季梨wins!
  季梨太小了,只能趴在露琪亚放的毛巾上泡温泉,还拿着今天摘的梨花。
  泡完澡的季梨被送回了白哉的房间,毕竟露琪亚无法承受兄长大人已经要把朽木宅都变成冬天的冷气。
  睡在白哉枕边的季梨夜晚突然就变了回来,躺在白哉的怀里,要是这时她醒着的话一定会发现白哉嘴边那抹挡不住的笑意的。
                                                  END
                                                  陌瞳

评论

热度(5)